无影小说网

字:
关灯 护眼
无影小说网 > 人类消失之后(nph人外) > 他在她面前永远低一头

他在她面前永远低一头

104、

        鉴于维希隔开自己和可因的缘故,瑟洛非常不shuang:“我不会告诉你方向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维希也不恼,diantou说:“行,那你就继续这样吧,等可因恢复了,我们有的是办法chu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无知的蠢货。”瑟洛乜了一yan,“那就告诉你一个好消息,不止兽人,精灵也jin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而他只是“哦”了一声:“我知dao了。”看起来压gen没指望另外两个。

        瑟洛继续火上添油:“加上你,你们有三个人,可是到现在都没有遇见任何一个,就你们这样的运气,你说说看你要怎么chu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维希停xia脚步,看着面前的大门陷ru沉默。

        末了,他推开门:“总会有办法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瑟洛笑他:“是啊,先走上个一年,总能碰见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太吵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在这间屋zi里转了一圈,然后找了个角落把他俩放xia。可因的qing况不太好,饿得把他脖zi都咬破pi了,但是她的肚zi很大,大到不太正常,给她换衣服的时候就看见,肚pi上的pi肤被撑得近乎透明,静脉血guan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因,我要掀开你的衣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圆gungun的孕肚暴lou在空气中,她瑟缩了一xia,yan睛终于从瑟洛那bachu来,慌张地瞥了维希一yan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瑟洛不gao兴了,”她捂住肚zi背过shen去,“不能给你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维希安抚她的qing绪,轻柔地拂过她脸颊,啄了啄上唇,ti温与呼xi一dao传染给她,趁她失神的片刻抿住糜艳的两ban唇,用宽厚湿re的shetoutian她,像tian一块冰,湿濡的吐息不容拒绝地一diandian深ru,从外到里将她rong化。

        刚开始她还担忧地反抗一xia,但扛不住shenti的本能反应,没一会就被tian得腰ruan,小tui不由自主攀上他的腰,淫xing都被他she尖勾了chu来,哼唧着蹭他的xia腹。

        都到这份上了,维希却choushenchu来,手指摩挲她的脸,慢慢往xiahua,指肚蹭开牙关,摸到尖尖的小犬牙。

        上次亲她的时候,这颗牙还没有这么尖。

        an住不太安分的她,维希蹲xiashen专心查看可因的肚zi,分不清是她吃得太多,还是快到了分娩期,肚pigun圆,像一个随时会爆炸的气球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便这样,肚zi里的小生命仍旧一dian动静也没有,无声地孕育着,十分不合常理。

        五指张开,轻轻an了上去,指尖在弹xing的pi肤上anxia五dao凹痕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问:“我这样摸会难受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可因的yan睛又移到瑟洛shen上,听见维希提问也不理睬,咕咚咽了koukoushui。

        维希只好问瑟洛:“是什么时候开始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瑟洛和可怜巴巴的可因对视,有一茬没一茬地搭话:“和我在一起没几天,肚zi慢慢开始变大的,但是突然变大的那次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可因不满他转移了瑟洛的注意,一kou咬住他的指尖,维希低tou看了一yan,没guan她,抬yan示意他继续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她失控的那次,二话不说抓住我就啃,啃不够就拆了我的盔甲,当我看到她肚zi的时候,就已经是这么大了。”瑟洛叹了kou气,“别问了,你什么都不知dao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知dao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有把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知dao后果,可还是这样zuo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瑟洛辩解,“我没想到胚胎会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以为她没事,但没想到孩zichu了事?”维希的语气冰凉,“这个孩zi关乎到她的xing命,你不会不知dao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我知dao,”他说,“我还知dao孩zi还活着,很健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维希不信。

        瑟洛说:“被我的血肉影响而已,生xia来她就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维希:“你觉得它还是正常的胚胎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瑟洛:“怎么不是,只不过大了dian,说明它们的生命力很顽qiang。而且说不定扛过去就会有更厉害的天赋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维希还要和他呛两句,可因就又咬了他一kou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和瑟洛吵架,”可因han糊着说,“不乖的狗狗,咬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维希小脸一红:……好可ai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不是帮着瑟洛说话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和他吵架,”他低声xia气哄着,“作为奖励,可因亲亲我好不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好。”她瞥了一yan明明笑着,却没有一丝笑意的瑟洛,“我只喜huan瑟洛,为什么要亲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维希乍一听到她说不喜huan自己的时候,心tou一紧,但又想到是这个只有脑袋的家伙搞的鬼,不怪她,可心里说不清的烦闷。

        委屈地低xiatou,低垂的发丝没精神地耷拉着:“但我刚刚亲了你,你很喜huan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可因没话讲,张了张嘴,又闭上了。确实被亲得很开心,她哑kou无言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证明他的话真实可信,维希的手指往xia探去,拨开柔ruan的花唇,摸到一手黏腻的shui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因你看,”他在她面前永远低一tou,放缓了语调,“你huan喜到湿成这样,我没骗你。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韵母攻略 豪乳老师刘艳 母上攻略 人妻熟母们与少年的不伦欲恋 穿越到可以随便做爱的世界 风华神女录